2011/7/20

中華電做為產業龍頭的責任之外,其他業者也有自建網路之責,不能一直搭便車

中華電信用戶迴路不是公共財

針對媒體720日所指「政府未嚴格要求中華電信將『最後一哩』以成本價租給其他業者,導致寬頻費率居高不下,中華電信也因壟斷坐收暴利,不思提升基礎建設」之報導,本公司認為有諸多與事實不符之處,特提出澄清說明如下:

所謂「最後一哩」即「用戶迴路」,依據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(通傳會)之公告,「用戶迴路」為「自市內交換機房總配線架(MDF)至用戶終端設備(CPE)間之迴路」。隨著中華電信公司化及民營化政策的推動,政府已將包含用戶迴路的資產作價為股票,並將股票陸續釋出,因此中華電信的用戶迴路已屬於全體股東,並非報導所指稱之「公共財」,至於自由化以後建置之用戶迴路更無公共財之疑慮。

配合我國電信自由化政策之推動,政府在88年開放固網執照,讓三家業者進入固網市場,以促進國內固網市場的競爭。為協助新進業者進入市場,中華電信自93年起即開放銅絞線市內用戶迴路供其他業者租用,通傳會更於95年將銅絞線市內用戶迴?公告為瓶頸設施,並依據「電信事業網路互連管理辦法」第18條第2項規定,要求中華電信按成本價計算用戶迴路租費。該報導指稱通傳會、交通部及公平會放任中華電信違反該條規定,未以成本價租給其他業者,顯有誤解。

寬頻網路建設是所有固網業者的責任。從發照時起,持有固網執照的中華電信、台灣固網、新世紀資通及亞太等四家公司,就被期待著肩負起台灣寬頻基礎網路建設的重責大任。但是,這四家業者,只有中華電信願意每年投入新台幣數百億元,從事網路建設。依據FTTH Council 2011 Q2評比顯示,我國光纖到府普及率排名高居世界前五名,該報導指稱中華電信不思提升基礎建設,實與事實完全不符。

另該報導質疑中華電信上網費用過高乙節,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EF(2011)評比資料,中華電信寬頻上網費用評比,低於日本、香港、新加坡、南韓,全球排名第七便宜;又IMD全球寬頻資費評比第五名,及國際電信聯盟ITU評比資料,中華電信上網費用第七名,較英國、日本及韓國低廉。中華電信為配合國家數位匯流發展方案寬頻建設的目標,已規劃十年內投入二千億建設寬頻網路,將台灣由M時代帶入G時代,也希望其他固網業者及有線電視業者共同投入建設,為國家寬頻基礎網路建設共盡心力。

強化寬頻建設才是根本

2011-07-20╱經濟日報╱第A2版╱話題╱社論

國內行動上網速度慢、不穩定、費率高的問題,近來飽受消費者批評,電信業龍頭中華電信立即降價以對,宣布提供行動上網用戶月租費打折、限量免費使用無線區域網路(WiFi)等優惠,並提出拓展3G行動寬頻網路的計畫,回應消費者對網路服務價廉物美的期待。中華電面對消費者的積極作為展現了誠意,畢竟網路建設需要時間,非旦夕可及,先降價總能稍緩消費者之怨。然而,除了價格,又快又穩的行動上網更是網民所需,全面強化寬頻基礎建設才是根本解決之道。

網際網路的發展,讓上網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,網路內容也從早期的文字為主,轉變成包含圖片、動畫、影音的多媒體內容,使得原先56K(每秒傳輸速度56千位元)的窄頻撥接上網不敷所需,2M以上的寬頻需求則愈來愈強。近年來,固網寬頻的發展從使用原電話線路升級的非對稱性數位用戶迴路(ADSL),走向傳輸速率更快的光纖迴路。固然近年光纖用戶成長率都超過25%,以總家戶計,已有27%使用光纖,但韓國已逾五成;另一條則是有線電視系統的寬頻網路,目前家戶普及率亦僅約13%

至於這次網民批評最烈的行動上網,主要指的是無線寬頻,最常用的是3G及經由共享器連接到固網寬頻而成的WiFi。其中,3G是第三代行動通訊系統,透過各地布建的基地台傳送無線電訊號,但各基地台還是需要後置固網的支持;至於WiFi,因是附屬於有線寬頻,其頻寬來自於背後骨幹的固網等傳輸電路。因此,雖是無線的行動上網,能否擁有又好又穩的上網品質,一樣受到固網寬頻建設的影響。不只消費者的需求與日俱增,隨著數位匯流以及雲端產業的發展,網路頻寬的拓增也愈來愈重要,寬頻建設已是一國基礎建設的重要指標,各國政府莫不致力於提高頻寬,台灣當然也不例外。然而,誰該承擔寬頻建設的責任,卻存有很大討論空間。

一般認為,這是中華電的責任,理由有兩個:其一,中華電的大股東是交通部,持股35.29%,經營團隊是政府任命,寬頻建設既是政府的責任,自然就是中華電的責任;其二,雖然在特許的固網市場裡還有台灣固網、新世紀資通、亞太等其他競爭者,也被賦與建設台灣基礎網路的期待,但中華電因擁有當年管制時代建設的用戶迴路(即從業者機房進入家庭的最後一哩)而占有主導優勢。在最後一哩未公平分享的競爭態勢下,其他業者做網路建設的投資效益仍受到牽制,建設難度也因路權取得不易而高於中華電,還有同一線路、不同業者開挖與重覆興建等問題,中華電自應承擔領頭羊角色。

但是,從中華電的立場看,政府雖是最大股東,卻非唯一股東,還有另外近65%的股東權益須受到關照,中華電以追求股東權益最大化的前提,規劃進行建設投資或運用其競爭優勢,是所有企業都該做的事。再者,中華電目前擁有的用戶迴路,早在當年由電信總局改制為民營公司時就已作價轉讓,若要追究當初未將最後一哩視為公共財而予以分割處理的歷史問題,主因恐怕也是政府決策的不周延;此外,一味施壓中華電投資做建設,反而讓中華電的市場力量進一步坐大,並非促進競爭之道。

因此,政府要提供民眾一個優質的上網環境,也為數位匯流及雲端產業提供一個有競爭力的發展平台,其政策思考重點都在於寬頻建設的強化;而且,除中華電做為產業龍頭的責任之外,其他業者也有自建網路之責,不能一直搭便車;主管機關亦須面對如何打開最後一哩這個存在已久的課題,例如是否宣告電信管道空間為瓶頸設施,供其他業者使用,讓競爭力量得以出現,進而集眾人之力,加速推展寬頻建設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