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/8/2

壹新聞執照到手「歸功」中華電信?

連環批上網太慢太貴,打到NCC痛處

壹新聞執照到手「歸功」中華電信?

商業周刊 第12362011-08-01 撰文者:曾如瑩

歷經兩年、闖關兩次,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(NCC)終於同意發給壹電視新聞台執照。

七月十八日,就在壹電視新聞台通過審核前兩天,中華電信宣布3G行動上網降價,以mPro每月九百五十元吃到飽上網方案為例,大降三百四十二元,降幅達三六%,這是不到兩個月時間,中華電信宣布二次降價。

兩件看似八竿子打不著的事,卻讓壹電視執照核發的闖關過程多了一些聯想。

NCC七位委員同意,除了因為這一年以來,壹電視已經把動新聞降低到占比三%以下,壹傳媒集團主席黎智英承諾成立跨媒體倫理委員會。在NCC眼中,壹電視有逐漸變成「乖學生」。

牽拖管理不力
每篇文最後都怪NCC

一位知情人士點出,這次順利過關,從《蘋果日報》六月底密集出現相關報導,直指屬於NCC管轄的中華電信,網路建設落後、3G上網資費過貴且慢的動作來看,讓這兩件事的微妙性有不同的解讀。

「每一篇攻擊電信收費太高的評論,最後都會怪罪到NCC,因為審核電信費用,和管理電視系統業者就是NCC,」中華電信內部指出。

壹電視執照申請這場仗打了兩年,壹傳媒旗下的媒體,透過批評馬政府,也常批評台北市市長郝龍斌;甚至黎智英還不惜親自投書《華爾街日報》(The Wall Street Journal),希望訴諸輿論,但是都不見成效,反倒這次打中華電信打到政府痛點。

原因就在青年選票,知情人士分析,「這次選舉,大家搶的都是青年選票和首投族,你看馬英九、蔡英文爭先成立臉書粉絲團,他們花很多力氣,經營年輕社群。」他補充,電信費用支出是除了生活基本開銷外,最大支出,最容易觸動年輕人的敏感神經。

六月十八日,馬英九的治國週記的議題是,「我們的網路,可否變得更快更好更便宜?」之後,中華電信先在六月初「從善如流」,大降ADSL上網費用,最多的方案還降價四一%,平均費用打了約六折。

很湊巧是在該治國週記後不久,《蘋果日報》開始批評中華電信3G行動上網龜速又貴。

六月二十七日,《蘋果日報》的社論首次發難「中華電信誤國誤民」,指出中華電信壟斷市場,並且網路設備建設落後,台灣消費者只能用上網速度2M10M,比起韓國日本50M起跳是落後國家。

社論在最後三分之一,已經不是在罵中華電信收費過高,而是順帶點出,NCC讓台灣數位電視開播過慢,NCC只會罰錢,放任系統業者占著頻道,重播舊片賺取暴利。

影響力發酵
立委、網友跟進討伐施壓

七月六日社論寫「中華電信吃人夠夠」,直接推論,「這可能衝擊國民黨總統及立委的選情,尤其是年輕網路族的選票」,直到七月二十日中華電信降價之前,七月十八日社論是「中華電信,不官不民。」

隨後,立委也加入批評中華電信收費過高。

這一連串的批評開始蔓延到一般民眾,也開始用行動表達對中華電信資費的不滿。六月開始,在臉書上,網友發動「連署抗議」中華電信收取昂貴月租費,3G上網品質卻一直那麼爛,不到一個月,集結了六萬名以上網友聲援。

而壹電視執照過關,就在這一連串抨擊中華電信資費聲中,度過萬重山。

對於執照通過是否和《蘋果日報》攻擊中華電信收費有關,NCC專門委員詹懿廉回應:「這部分我不是很清楚,通過主因是他的七大承諾和降低動新聞比例有關。」

電視總經理王子云也回應,「我們沒有刻意如此做,過去也一直要求中華電信降價。」

為了完成電視夢,黎智英是花錢不手軟,根據壹傳媒公布財報,過去一年,壹電視已經讓黎智英賠了新台幣十七億元,壹傳媒因此轉盈為虧。

NCC駁回兩次申請,黎智英另闢蹊徑送機上盒,機上盒是透過網路連線收看壹電視,一開始也會受限於內容豐富度、頻寬速度;要發揮影響力,也需要追上類似中華電信MOD的九十萬用戶水準,才有可能在這場電視大戰中勝出。

有趣的是,拿到執照後,壹電視除了在中華電信的MOD上架外,還會繼續推機上盒。如此一來,中華電信就是既競爭又合作的關係。王子云樂觀認為,「我們下禮拜就會跟中華電信談上架,他們強項是技術,我們是內容,大家一起把餅作大。」

拿到執照後,真正考驗是黎智英的經營能力,在跨媒體倫理委員會監督下,壹電視端出的節目,能否再創《蘋果日報》席捲台灣的奇蹟,各界都在拭目以待。

電視總經理王子云也回應,「我們沒有刻意如此做,過去也一直要求中華電信降價。」

為了完成電視夢,黎智英是花錢不手軟,根據壹傳媒公布財報,過去一年,壹電視已經讓黎智英賠了新台幣十七億元,壹傳媒因此轉盈為虧。

NCC駁回兩次申請,黎智英另闢蹊徑送機上盒,機上盒是透過網路連線收看壹電視,一開始也會受限於內容豐富度、頻寬速度;要發揮影響力,也需要追上類似中華電信MOD的九十萬用戶水準,才有可能在這場電視大戰中勝出。

有趣的是,拿到執照後,壹電視除了在中華電信的MOD上架外,還會繼續推機上盒。如此一來,中華電信就是既競爭又合作的關係。王子云樂觀認為,「我們下禮拜就會跟中華電信談上架,他們強項是技術,我們是內容,大家一起把餅作大。」

拿到執照後,真正考驗是黎智英的經營能力,在跨媒體倫理委員會監督下,壹電視端出的節目,能否再創《蘋果日報》席捲台灣的奇蹟,各界都在拭目以待。

電信業登陸 NCC:查個資是否外洩

東森新聞 2011/08/02

相關內容

電信業登陸 NCC:查個資是否外洩

立委踢爆一家電信業者,違法在大陸設置客服中心,懷疑可能會把在台灣的六百萬用戶個人資料,被大陸客服中心的人員洩漏出去,不過該家電信業者澄清,大陸的客服中心,只服務大陸客戶,台灣用戶的個資不會外洩。

有立委踢爆法規明明規定電信業不能在大陸設置客服中心,就怕台灣用戶的資料外洩,不過有一家電信業者卻違法偷跑,六百萬台灣用戶個資,恐怕被大陸客服人員竊取外洩。民進黨立委 潘孟安:「我們擔憂的是這個個資,在中國裡面的客服員,他所聘任的客服員有我們的個資。」電信業協理 高治華:「大陸的公司是只服務大陸的客戶,不是台商,是大陸籍的客戶。」

電信業者否認有個資外洩的可能,強調大陸客服中心只服務大陸客戶,不過在大陸徵才網站上,公司的業務內容卻標示著「兩岸」電信業高端客戶,呼叫中心外包服務,也難怪NCC現在要介入調查,看看業者是否真的違法。NCC技正 梁溫馨:「他的進線的電話號碼,我們去查他的通聯,看是不是客服中心,對於通聯這個部分,我們查看看是不是在台灣。」

只是不管有沒有,在大陸設置客服中心,台灣三不五時都會傳出個資外洩的問題,除了業者得加強內部管理,政府單位更要嚴格管制

遠傳登陸! 600萬客戶個資外洩?

華視更新日期:2011/08/02

遠傳登陸! 600萬客戶個資外洩?

你是遠傳電信的用戶嗎,要注意囉,有立委踢爆遠傳違法在上海設立客服中心,甚至懷疑遠傳號稱有600多萬的客戶資料,在大陸全都看的到,不過遠傳也出面澄清,上海客服只有服務大陸的客戶,跟台灣客戶沒有關係。

距離真的是大問題,綠營立委抓到證據,指控遠傳電信客服中心設到大陸去,2002年投資上海遠東網路,嚴重違反規定。最擔心的是台灣600萬客戶個資會不會全部跑過去,NCC一定查。上海遠網是否幫台灣客戶做服務,攤開遠傳2003年到去年財報,遠傳每年付給上海11千萬到15千萬元的勞務費,也就是人事費用。

遠傳趕緊澄清跟台灣客服沒有關係,但真的只做大陸客嗎,明明上海遠傳徵才網頁寫著服務"兩岸"業務,是不是大陸台灣分的清,恐怕遠傳得對NCC說分明。

預防過勞 8類工作 待命時間納入工時

自由時報作者: 郭顏慧 | 自由時報 2011/07/29

〔自由時報記者郭顏慧/新北報導〕新北市政府勞工局昨天公布八類適用勞動基準法行業別的工時標準,包括醫療保健業人員待命時間應納入工時計算,未來勞工局將透過密集勞動條件檢查,確保事業單位落實新勞動工時。

勞工局長高寶華指出,勞基法第八十四條之一賦予勞資雙方另行約定工時,但「責任制」盛行,導致勞工過勞事件頻傳,引發社會極大關注,勞工局近來開始針對轄內歷年來提出書面審查的行業別,進行合理工時檢討。

勞工局三月至七月進行工時問卷調查,並邀集勞、雇雙方代表及專家學者,召開保全業保全人員、社會福利服務機構看護工、醫療機構護理人員工時座談,統整各方意見後,依其工作內涵、性質及屬性的不同,擬具每日工時、休假、例假及每月總出勤時數,且將待命時間(on call)納入審查標準。

目前勞工局已完成新北市轄內八類行業,包括公部門首長駕駛、保全業保全人員、醫療保健服務業醫事及技術人員、社福機構看護工、旅館業鋪床工、抽水站操作人員、學校自行僱用警衛人員、建築及工程技術服務業監造人員等工時審查標準。

高寶華說,普遍而言,這八大職業類別勞工每天正常工作時間約八至十小時,連同延長工時不得超過十二小時,工作七日須休息一日,其中醫療保健業人員待命時間(on call)須納入工時計算,勞工繼續工作四小時,至少應休息三十分鐘,但實行

台灣基本工資 低韓國2

作者: 賴建宇、黃昭勇、吳挺鋒 | 天下雜誌

勞委會「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」通過,基本工資明年起調高5.03%,至18,780元。勞委會主委王如玄擔心基本薪資調整太快,會造成公司倒閉、關廠。

比較韓國的例子。韓國因為有聯合工會與政府和資方談判,年年調高基本工資。依匯率換算,今年一樣在超商工作一小時,韓國勞工已經比台灣勞工多領兩成薪水。卻沒有傳出企業倒閉潮,失業率甚至低於台灣。

事實上,若超商將時薪從98元調高到103元,全台9,000家超商一年增加4億元負擔,平均一家店一天一名時薪員工僅多付120元薪資,相當於3杯拿鐵咖啡的價格。

【台灣薪資 十年原地踏步】

去年,曾比較到台灣與星、韓過去十年的薪資,世新大學經濟系教授周濟不禁皺眉頭。台灣十年間薪水幾乎原地踏步,別人卻從十年前與台灣人平均薪資相當,如今幾乎是我們的兩倍。

中研院院士管中閔形容過去十年是台灣「沈鬱的十年」。扣掉物價之後的台灣實質薪資年成長率僅僅0.1%,而星、韓卻有4.5%。連我們最自豪的電子電機薪水也不過成長0.39%

美國勞工局比較世界主要十六個工業化國家,兩千年後台灣單位勞動成本(也就是企業每單位產出所需付出的勞動成本)下降4.2%,排名十六國最後。

「因為經濟結構失衡了。」十年不加薪,台灣原本成長速度猛烈的內需市場變得脆弱不堪,無法像韓國提供外部衝擊的緩衝。周濟形容,就像雞生蛋,蛋生雞的老問題一樣,大家薪資起不來,眾多內需服務業不敢漲價,不漲價又無法替員工加薪,而服務業恰是吸納最多的就業人口的產業,導致整體薪資像一攤死水。

【物價樣樣漲 只有薪水真的漲不夠】

在經濟學上,把上班族的平均薪資年增率,減去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,代表的是民眾的實質購買力增減狀況。可以發現,台灣受薪階級的實質購買力,幾乎都是在代表沒有成長的水平線,只有在每年領到年終獎金的那一個月,實質購買力會出現50%、60%的成長,但是過了獎金月,又被打回原形。

70
年代,台灣經濟起飛,平均薪資隨著國民所得高速成長,儘管物價年增率超過4%,但實質購買力還是有二位數的成長;80年以後二位數的成長不再,節節下滑;90年以後,幾乎都是在水平線上下,甚至還有五年是出現負成長。難怪上班族的生活愈來愈難過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最新文章